按摩棒塞着不准拿出来_玉米地里的吟呻

江苏靖江资讯网记实2019-11-07 03:1146

我愿意,师娘或许也不愿意。


想到这些我就莫名的心里头有些酸楚。


我能够做的或许只有保护她了。


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头,我跑我表婶那边是特别的勤快,一是为了让表婶舒服,让她帮我解决事情,二同样是自己初次尝到禁果,也回味这种滋味。


有了表婶之后,对师娘除了爱之外,对那边方面的念想倒是少了不少。


而我发现自己也喜欢跟表婶在一块。


因为表婶真的很骚,每一次都是一碰就受不住的那种,什么姿势她都愿意给我。


跟她在一起差不多半个月后,我在这方面的技术可是大大提升了,而表婶完全把她当成了我的女人,把我当成了她的小男人。


所以她是教会了我很多事情。


毕竟她跟我是啥都敢说,啥都愿意说。


我觉得跟她最舒服的一次,还是表叔在家那天睡午觉,我偷偷跟她在卫生间里最舒服,最刺激。


当然我也没忘记帮师娘的事情。


又一次找表婶时候,在激情之中,我拍着表婶的屁股就喊道:“表婶,你答应我的事情到底想的怎么样了。”


“在……在想。”表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。


我直接生气道:“表婶,你要是在这样的话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
每一次说这种话都特有效果。


表婶一听,立马抓着我手喊道:“铁柱,别,别,表婶啥事情都答应你。”


看着她这样子,其实我也哪里舍得不要呀,毕竟跟她在一起我也舒服。


完事后表婶告诉我,其实在表叔上头还有个大老板,那人是总的承包,而表叔就是从他手里接活的,要想当包工头必须从他那里入手。


我一听不由缩了缩眉头:“表婶,我这就个小学徒,去找他人家哪里会理我呀!”


表婶摸了摸我笑道:“你有这本钱呀!”


我不解表婶的意思。


表婶咯咯一笑道:“其实我都安排好了,那大老板的媳妇跟我经常打麻将,到时候我约你一起过去,只要你想办法能够跟她发展上关系,那有她帮忙的话,肯定就能当上工头的。”


我缩了缩眉头,掐了表婶大腿一把:“表婶,你这把我当成啥人了呀!”


表婶吃疼的深呼吸了一口气。


“铁柱,什么啥人呀,表婶这是为你想好不好,那老板娘空虚得很,我这是给你介绍个好事情。”表婶幽怨的看了我一眼。


也不敢对我发脾气,她对我可是服服帖帖的。


“除了这个没其他办法吗?”我真不愿意把自己搭进去。


“没有。”表婶摇了摇头,随即见我不愿意立马道:“铁柱,你就试一试,或者你先看到人再说你觉得呢?”


我想了一下,就算是为了师娘牺牲自己就牺牲自己吧。


就答应表婶了。


下午时候,表婶去打麻将,就把我给带上了。


我也第一次遇到了我生命之中转折的女人,赵小妮。


我本来以为老板娘肯定是那种老女人的,但却没想到赵小妮很美,很漂亮,甚至比我表婶,师娘都要漂亮,她犹如仙女一般。


她有着一种让人不可直视的气息。


身材,脸蛋都属于一流的。


而且脸蛋散发着一股高傲,冰冷,在她面前我总觉得低人一等一样,话都不敢说了。


倒是表婶跟她比较熟悉,介绍说,我是她侄子,今天没事做,带我出来玩一玩。


赵小妮看了我一眼,没说任何话。


我就觉得很不舒服,至少她一点都不尊重我。


跟师娘比起来她要讨厌多了。


可这不妨碍我对她的一种欲望,她身材那么好,比表婶的还要好,这要是做起来该是什么感觉呢?


特别是那一张高傲的脸蛋,要是弄时候,会是啥表情呀!


我越想越觉得期待,就算在人群面前都有些兴奋,要不是人多,真想拉着表婶出去发泄发泄。


反正表婶现在是我的女人,只要我想要,她一定会满足我的。


但我毕竟也知道场合的。


本来她们是约好人一起打麻将的,可却有一个人没来。


眼瞧着就打不成了。


赵小妮瞄了我一眼道:“铁柱是吗?你住进来打吧!”


“我不会呀!”我张了张手道。


“不会可以学吗?”表婶拉着我坐下,还对我眨了眨眼睛。


我才硬着头皮坐下,现学现卖,本来也不难的事情,没几下就懂了,而且运气还特别好,一下赢了她们三家,除了表婶,赵小妮之外,还有一个也是赵小妮的朋友。


长的也是很漂亮,只是相对于赵小妮来说她就有些黯然失色了。


所以我也没太在乎她。


到算钱时候,我吓了一跳,我竟然赢了一千块。


那时候就算师傅一个月都未必能赚一千块,我就赢了一千,这绝对是一笔大数目,我吓得不轻,哆嗦着不敢收钱。


赵小妮不屑笑了笑:“赢了就拿着,买点衣服穿。”


说完她要走,还是表婶积极,喊道:“小妮,都这个点了,要不一起去吃饭吧!”


表婶说着还推了我一把。


要说我那时候反应也挺快的,立马道:“对呀,小妮姐,我赢钱了,请大家吃饭。”


赵小妮听我喊她姐,挺开心的点了点头:“行吧。”


只是另外一个没空,反正我们目的也在赵小妮身上也没去理会另外一人,三人一起去吃饭。


在一个包厢内。


还点了酒,开始时候我是一句话都没说,都是赵小妮跟表婶在聊天。


但随着酒多了之后,赵小妮也开始胡言乱语了,她看着我道:“铁柱是吗?看你这么小年龄,我看你还是个处男吧!”


表婶脸上一阵尴尬,我突然听她这么说,也是苦涩笑着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
我还以为赵小妮会生气,没想到她却咯咯笑道:“不错,不错,我喜欢。”


表婶一听赵小妮这话,就接着道:“小妮,你要是看着满意,让铁柱晚上陪陪你。”

我一听这话,顿时瞪起眼睛,这表婶把我当啥人了。


不过还没等我怪罪,赵小妮哼了一声道:“不了,我对小男孩没兴趣。”


听到这话我不知道怎么还有些失望了。


表婶一听赵小妮这么说,拉着赵小妮走到一旁说话,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,我就听到赵小妮惊呼一声道:“你真够狠的,你侄子都不放过。”


表婶尴尬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这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,再说了我跟他也没血缘关系。”


我越觉纳闷。


不过赵小妮回头打量了我一眼,跟着走过来拿起包包道:“那你晚上就跟我走吧!”


我还写错愕,表婶推了推我道:“快跟去呀,你只要搞定她,当个包工头还不是手到擒来。”


我不愿意,但想着为了师娘还是跟上了赵小妮。


她没带我去她家里,而是带我去开了房间。


一进去之后,她就带着命令对我道:“脱了吧!”


看着她这样子,我很不服气。


毕竟在表婶培养之中,我成长了不少,有了男人的骨气。


这一下她指挥我,让我很不舒服。


“怎么,不愿意吗?”她缩了缩眉头,依旧对我是一脸不屑。


我看着她斜躺在床上,那双腿交叉一块,比表婶穿的还短的裙子里头似乎还能看到里头的春光,咬了咬牙,心想现在就任由她。


待会还不是她任由我摆布。


反正跟表婶学了这么多,技术也是够的,自己也不是啥处男了。


待会就让她饶命。


我脱了下来,赵小妮一见我,顿时瞪起眼睛:“果然够有本钱呀!”


我得意笑了笑,走向她道:“小妮姐,那我们开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