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——我在女寝室的乱欲生

江苏靖江资讯网都市2019-11-08 09:4546

“您这样固执,孙俏回来会埋怨我没照顾好您。”李慕凡叹一声,也挪了一颗棋子,孙父一看,大叫不好,连忙把“士”收回来,叫道:“不行不行,我老眼看花了,这个不能下这里。”

“您这可是第三次悔棋了啊!”李慕凡嘴角微微拉起,手指头点著石桌提醒。

“怎麽是悔棋……”孙父瞪他一眼,小孩子一样,死不承认,还道:“是我人老了,没看清楚。”

“行,就当没看清楚吧。”他笑一声,露出好看的牙齿,孙父讪讪的把他的棋拿起来递给他,道:“这一步你先拿起来。”

李慕凡看著孙父的举动,不禁想到:如果做错的事情,也能像下错的棋一样可以反悔,那生活就容易多了,遗憾也就少多了。

可是,孙俏,你到底在哪里?还有没有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来过?

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——我在女寝室的乱欲生活,潜规则

他没有想到的是,此时此刻,孙俏和他正呼吸著同一空间的氧气,距离不过二十来米,一个在车里凝视,一个在车外挂念,一个,望著他的一举一动,一个,念著她的一颦一笑,所谓咫尺天涯,大概就是这种情形。

不多时,狂风夹著大雨倾盆而至,劈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,雨刷器不停的工作,孙俏的视线仍然模糊,她看到李慕凡站起来,身躯高大结实,正弯著腰抖开一件雨衣帮父亲系好,然後撑起一把伞,遮住轮椅和自己──看来,他们要回去了……

她握著方向盘的指节已经微微泛白,如果不是李慕凡在,她甚至想冲上前去,抱一抱不良於行的父亲,无声的,用眼泪倾诉自己的心酸和无耐,在他宽容的怀抱里,找到一丝慰籍。

李慕凡推著轮椅往骑楼下走,大雨打湿了他的後背,衣服紧贴著皮肤,孙父看到他的肩膀都露在伞外头,说:“小李啊,你别管我,我还有雨衣呢,可以戴上帽子,你自己打严著点。”他说著,把帽子拉起来。

李慕凡笑一笑,道:“没事,就两步路,淋不著。”

孙俏看著他们默契的往回走,内心百感交集,看得出来,父亲很喜欢李慕凡,他的到来是受到欢迎的,孙母也不只一次在电话里提到他,说他怎麽怎麽好,可是他为什麽要这麽做?现在来讨好她的父母,到底有什麽意义?

她拿著伞下了车,走进凉亭,在石凳上坐下来,看那细密的雨丝淌在亭沿,就像一挂挂珠帘,把亭内亭外,分割成两个世界;又像剪不断、理还乱的心事,一滴滴,一串串,汇聚成寂聊的湾流。

孙母听到门铃响,知道是孙父和李慕凡回来了,忙把两人迎进屋,唠叨道:“下雨还在外面呆那麽久,也不怕腿抽筋了,真是的。”她刚要帮孙父脱雨衣,突然想起什麽,道:“小李,你帮你叔叔一下,我想起卧室的窗户还没关上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李慕凡收了伞放入伞架,动手帮孙父解开雨衣,这时,就听见卧室里的孙母吃惊似的“咦”了一声,然後叫道:“老伴,好像是咱们闺女!快来啊,真是!”

是孙俏?

李慕凡一听,把什麽都忘了,赶紧跑过去,一把拉开窗户,大雨迎面灌进来,他伸出头,从八楼的阳台望下去,那间他们刚刚呆过的凉亭里正坐著一个女孩子,很瘦,很高挑,低著头的小脸清秀的那像一滴露珠,长发披在身後,温婉可人……

天!是孙俏,真是她!她回来了!回来了!

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——我在女寝室的乱欲生活,潜规则

内心的狂喜让他不能自己,他大吼著孙俏的名字,声音远远的飘到楼下,孙俏吃惊抬头,与他灼人的目光对了个正著,就像被蜂蜇了一口,恐慌而疼痛,她迅速站起身来,伞都没有拿,就那样冲进雨里,三两步跑回车上。